•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记中国铁建职工:“我在非洲当酋长”

2019年08月26日 15:52   来源:工人日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我在非洲当酋长”

  在非洲国家尼日利亚,为当地经济和社会发展做出贡献的外国人才能被授予酋长头衔

  【新闻广角】“我在非洲当酋长”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刘静)“我在非洲当酋长,前几天又被土皇请去过古尔邦节了。”8月13日,34岁的中国铁建中土尼日利亚公司运营事业部总经理孔涛,在尼日利亚骑马巡视了封地,他的封号是“WAKILIN AYYUKA”,意思是“工程领袖”。

  在非洲大地上,孔涛并不是唯一的中国酋长,而这些中国职工获封酋长的原因,则是对当地建设有杰出贡献。

  3个小时的领地巡视

  古尔邦节来临前两周,土皇就打电话提醒孔涛,安排好工作时间,这个节日不能缺席,而且会给孔涛安排一匹马,然后所有的酋长骑马巡视他们的封地。尼日利亚的土皇和酋长都是世袭制,通常由受尊重的人担任,在当地,只有为经济、社会发展或民众生活改善做出突出贡献的外国人才能被授予酋长头衔。

  8月13日,孔涛如约来到了土皇的宫殿。来参加古尔邦节的人数超出了他的想象。作为当天唯一的中国酋长,孔涛成为了大家争相合影的对象。

  在庄严肃穆的礼乐和迎宾官护卫下,土皇到达自己的座位,在迎接仪式完成后致辞,之后请孔涛去外面看看马,然后一起去巡视。“给我准备的是一匹两米多高的纯白色大马,我没骑过马,而且那匹大马一直‘尥蹶子’,我就换了一匹比较温顺的黑马。”孔涛说,“土皇那匹也是纯白色的。”在所有酋长骑马准备完毕后,一身戎装的骑兵卫队亮相了。

  本来以为很快就能结束的巡视,结果竟然走了近3个小时,每个酋长就跟要参加竞选一样,让自己的随从们举着牌子,还时不时跟围观的村民们互动,走走停停。

  巡视完毕后,大家都回到了广场。酋长们在广场上按照不同地域汇聚起来,然后分别骑马到土皇跟前致礼。当孔涛骑马到土皇跟前时,土皇直接示意孔涛下马,坐到他旁边的位置,骑兵卫队到达广场后开始了表演,紧接着酋长们一个接一个带领自己的村民来表演节目,在仪式的尾声,土皇邀请孔涛进行了致词。

  这令孔涛想起了自己受封酋长时的情景。今年4月21日,孔涛一袭白袍,头发裹进厚厚的帽子中,纱巾、刺绣披风都是非洲传统样式。他被邀请进土皇的宫殿,在装点着红丝绒的金色大厅中接过象征地位的彩条权杖和证书。

  “全单位只有我没打过摆子”

  孔涛为什么能被封为酋长,他自己这样回答:“我只是修过路,架过桥,铺过轨,盖过房子,现在又投身到当地铁路运营工作,做的都是普通岗位上最平凡的事情。”除了河南濮阳老家,尼日利亚是孔涛生活时间最长的地方,他把这里视为第二故乡。

  2010年,25岁的孔涛从北京交通大学硕士毕业,顺利被中国铁建中土公司录用。进入集团不久,他便被公司派驻到阿卡铁路项目和阿布贾城铁项目。

  中尼两国飞行距离相差1万多公里,没有直飞航班。通常,孔涛他们要先坐11个小时的埃航,从北京飞到埃塞俄比亚,然后转机再飞5个小时到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

  远在异国他乡,自然有很多生活习惯与在国内不同。在尼日利亚,当地人民很可能盛情邀请你吃当地美食:烤蝙蝠、烤老鼠和油炸非洲大蚂蚁,一份最普通的蛋炒饭可以卖到60元人民币。在这里,你很少会碰到中国游客。

  最常见的困难还是疾病,比如疟疾,俗称“打摆子”。在非洲疟疾很普遍,通过蚊子叮咬传播或输入带疟原虫者的血液而感染,还难以预防。“身边同事感染发病起来很难受,有的人会上吐下泻,一个同事曾经一个礼拜瘦掉20多斤。”孔涛说,“我身体抵抗力不错,应该是我们单位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没有打过摆子的人。”

  后来,孔涛当上了阿布贾城铁的项目经理,现在主要负责铁路运营。“通常,我早上6点多起床,晚上11点之后睡觉。在办公室的时间比较少,都在项目上。”

  2014年结婚后,孔涛的妻子留在北京,自己基本上半年回国一次。2015年7月7日,女儿出生,刚刚满月他就远赴非洲,此后,每一次回家,女儿都变一个样子。如今,孩子已经4岁了,这期间孔涛回国次数是9次。

  “我的家人都没来过非洲,平常主要靠打电话和微信视频联络。特别是和女儿聚少离多,有时候回去一次就会多给她买礼物,弥补心中的亏欠。”

  真正给非洲人民带来实惠

  在非洲工作,要克服很多当地特殊的困难。

  有一次,孔涛参加的项目路基工程需要寻找取土场。挖土取样后,工作人员发现当地葫芦弥村的土样满足各项试验指标,就想在那里建取土场。这本来是为村里谋福利的好事,但却遭到村民反对,村民表示,当初酋长给他们土地,是用来耕种的,建取土场必须征得酋长同意。孔涛只得去找酋长,经过好一番说服才成功。

  渐渐地,当地人发现,中国人在这里修铁路,真正能给非洲人民带来实惠。“我们一个大项目每年高峰期雇佣当地员工的数量是4000~5000人,一个项目要干好多年,几个大项目加起来提供的直接岗位上万个。”孔涛说。除此之外,铁路沿线延伸出很多间接产业,比如开小店的商贩。随着铁路的开通,周围村庄聚集了人气。

  变化最大的还有项目周边村庄的一座小学——派佩村小学。这所小学是当地唯一一所公办小学,摇摇欲坠的校舍一直是当地居民的隐忧。2012年,孔涛带人修建了三间全新的校舍,确保了村里的孩子们能继续上学读书,派佩村小学也成了孔涛的定点学校,当地人感激地称他为“孔校长”。

  刚来尼日利亚的前几年,并没有什么像样的营地,孔涛和同事天天住活动板房,灰头土脸苦不堪言。如今,这里的职工已经有了温馨的家园:楼前挖了人工湖,建了体育场,孵出了小鸭子、养起了孔雀……

  “我们单位就有4个酋长”

  “我并不是第一个在尼日利亚被封为酋长的中国人。在我们单位,我是第4个酋长。”孔涛告诉《工人日报》记者。

  2015年8月15日,中国铁建中土公司的李庆勇在尼日利亚拉各斯州伊柯洛杜市加冕当地酋长。李庆勇第一次到尼日利亚要追溯到2001年,那时的他还只是一个刚刚毕业的研究生,怀揣梦想来到了这个西非国家。

  非洲运动会运动员村项目部预算员是李庆勇的第一个身份,随着工作的不断开展,凭借着自身努力,他开始成为项目经理、经理部总经理,并接手一些重要项目,其中包括尼日利亚铁路维修改造项目、阿布贾-卡杜纳铁路项目等重大工程。2015年,李庆勇成为了中土尼日利亚有限公司总经理。

  伊柯洛杜市有着悠久的历史,以前从该州首府伊柯贾到伊柯洛杜,需要绕路到北部的奥贡州才能抵达,交通工具的欠发达使得这趟旅程需要一天时间。卡比卢·阿帝瓦力·萧托比是拉各斯四大土王之一,其家族世代居住在伊柯洛杜。回忆起过去,萧托比颇有感触:“那时我们这里的路很差,沼泽让通行变的更难,这里需要一条带我们出去的路。”

  随着中土公司的到来,一条现代化的公路也彻底改变了伊柯洛杜人的命运。李庆勇也被土王萧托比授予“博巴索纳”酋长的称号,博巴索纳在当地约鲁巴语中意为“皇家筑路匠”。在授予李庆勇酋长称号后,萧托比大声地说:“李庆勇现在是伊柯洛杜之子,是我们伊柯洛杜大家庭的一员。”

  “受封酋长,表示我们已经融入当地,得到了认可,当地人把我们看作是家人一样。”孔涛说。

【责任编辑:李明阳】
骰宝游戏平台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骰宝游戏平台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骰宝游戏平台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 []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9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